Menu Close

作者:海漂漫游

埃塞俄比亚地处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但历史独特。不同于其他黑非洲国家在欧洲殖民者进入之前还处在部落社会,埃塞俄比亚具有两千多年的文明史,是最早的基督教国家之一,也是唯一没有被西方殖民统治的非洲国家。来埃塞俄比亚旅游不仅领略壮丽的非洲高原风光,也能从此开始了解非洲。埃国地处非洲心脏,首都亚蒂斯巴巴也是非洲联盟的总部。埃塞俄比亚近十几年大的变化或许能引领非洲大陆的发展前景。

人类祖先最早是从非洲走出,现今发现最早的猿人化石“露西”是在埃塞俄比亚,距今三百二十多万年前。

首都亚蒂斯巴巴的国家博物馆里还展示了从新石器,青铜时代,到后来历代王朝的历史文物。见证着埃国是个有历史悠久的古国文明,不同于其它的非洲国家的部落背景。

埃塞俄比亚的语言也不同于非洲大部分国家,属于Semitic语系,和犹太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相近。相传埃塞俄比亚女王士巴(Shiba)当年赴耶路撒冷拜见以色列王所罗门。所罗门被其美貌所动,诱其怀孕。因此埃塞俄比亚王族认为其有犹太血统。

帝王的服饰具有欧洲的皇家豪华,也带有非洲的原始特色,用兽皮装点威风。

埃国西北部的贡德尔(Gundar)是Fasilide王朝的首都。

王宫城堡建于17世纪,相当于中国的明末清初的年代。当然和北京的故宫没法相比,但遗址的规模和气势按非洲的历史标准还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最后一位帝王海尔.塞拉西皇帝(Hale • Salassie) 1916年登基执政58年,在位期间曾领导抵抗意大利侵略,致力于发展教育,推进国家现代化,建立非洲联盟。是一位颇有建树的非洲领导人。在1974年被苏联支持的军官门格斯图发动政变推翻。

其后17年的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时期充满艰辛。国际石油危机,与邻国的战争,加之连年旱灾造成大饥荒和难民危机。有人可能还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迈克·杰克逊的歌:”We are the world” ,就是为赈灾而唱。(门格斯图时期的纪念碑)

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门格斯图马列主义政权也随之崩溃。1991年开始民主议会选举,昔日的抵抗运动游击队领导开始掌权。(埃塞俄比亚国家议会)

总理府戒备森严。

埃塞俄比亚人对宗教的热忱可能是世界之最。基督教一千八百多年前进入埃国,代代相传,以正宗流派自称。埃塞俄比亚北部小城拉里贝拉(Lalibela)有著名的石刻教堂。900多年前拉里贝拉国王以圣城耶路撒冷为本欲建第二座耶城,从岩石刻出多座教堂,其中几座是从整块坚硬岩石从上到下,从外到里凿刻而成。

百闻不如一见,见了难以置信,被世人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现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

位于贡德尔建于500年前的Debre Blhan Selassie教堂是埃塞俄比亚东正教的典型。

内部的壁画色彩丰富具有非洲的原始画风。

首都亚蒂斯巴巴的国家大教堂颇有规模,是东正教的风格。教堂的墓地葬着塞拉西皇帝一家,上届总理和多位达官名人。

进入教堂要脱鞋,像入清真寺。埃塞俄比亚人保持着基督教最原始保守的传统。习俗接近于犹太教。不食猪肉,男人披白纱,女人包头。

在另外几处教堂也见教民们虔诚顶礼膜拜,路过的百姓也都止步低头画十字。门口街边坐满了乞丐,期望着教民们的善心。

大主教的官邸在首都亚蒂斯巴巴市中心。可见宗教在埃塞俄比亚社会的显赫地位。

虽然是东正教主导的社会,埃塞俄比亚也有少数穆斯林。据说在这儿还能和平相处。这是首都的一处清真寺。

埃塞俄比亚是咖啡的原产地,也是世界咖啡的主产地之一。当地人品咖啡从烤咖啡豆开始,磨豆,煮咖啡,一步一步绝不含糊。

咖啡当然更醇香浓郁。埃塞俄比亚咖啡生产居世界前列,是该国出口经济重要支柱之一。

埃塞俄比亚高原被称为非洲的屋脊,是非洲主要河流的源头,包括世界最长的尼罗河。高原海拔三千多米以上,山势险峻,峡谷纵横,风云变幻,尽显大自然的壮美。

山中拥有多种珍稀鸟类和动物,最著名的当属埃塞俄比亚独有的金獅毛狒狒,以家庭为单位栖居于悬崖峭壁。

山区百姓与世隔绝,生活贫困。

少量牲畜,耕作于小片山坡地,靠天吃饭。

背靠风景资源,旅游业期待发展。

虽然现执政党是靠选举掌权,但执政风格强势,一党执政二十几年,政局比较稳定。埃塞俄比亚地处非洲内陆,缺乏油气资源,农业分散落后,人口增长压力大。只有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才能走出贫穷。埃塞俄比亚政府效仿中国模式发展经济,着重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工业开发区,引进外资。过去十几年的发展成果出色。

在首都亚蒂斯巴巴和其他城市都能看见不少基础建设工程。绝大部分为中国公司承建。

亚蒂斯巴巴的环城高速。

中国建的全新高架轻轨,是非洲国家的首条,当地人也颇为自豪。

中国政府给非洲国家的礼物:非洲联盟会议中心。

机场扩建工程。

埃塞俄比亚地处非洲内陆中心位置,没有海岸线。政府大力发展民航运输,愈打造成非洲的航运枢纽。

埃航的服务也不断改进,空姐颜值也算上乘。

虽然埃塞俄比亚近年经济发展迅速,但穷富差别增大,社会问题爆发,人群不满情绪增加。反对党不断制造事端。人权组织和西方媒介跟风炒作,有些也借题攻击中国在非洲的工程项目。 现在国际经济放缓,对埃塞俄比亚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