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作者:朱建华 静儿

小时候看了杰克伦敦的”旷野的呼喊” (又译成”野性的呼唤” —“the call of the wild”), 想像那条忠犬巴克回归自然后,如何在无边的原野上飞奔,全无羁绊。由此延伸至”生活在蒙古大草原,跃马扬鞭,弯弓射雕,何其潇洒!” 长大以后,更多的却是向往中美州的云端热带雨林和莽莽非州大陆的狂野。

此次一行四人,从南许维尔,经芝加哥,转伦敦,至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开始两周的东非原野上追踪5大动物:狮、象、犀牛、豹和水牛。

7月是南半球的冬天,是为旱季,当坦桑尼亚广袤的塞伦盖蒂15000 平方公里的大草原无法养活2 百万角马和1 百万斑马时,举世无双的数百万动物大迁徙发生了。被生存的原动力和本能驱使着,这些动物自南向北奔向将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一水相隔的马拉河,然后在河边止步。河对岸是一片绿色的肯尼亚的马塞马拉大草原,那里像征着生命,食物,交配和繁衍。可是在马拉河的混浊的河流中,却蜇伏着数千条体型硕大的饥饿的鳄鱼,正布置着一年一度的惨烈的盛宴。 这次去东非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去亲眼目睹无数的角马和斑马那惊心动魄的为生存或死亡的一跃入河?

半夜到达内罗毕,睡了几小时后,驾驶员兼向导赛夫(Seff), 开着专为非州追踪动物而改装的丰田陆地巡洋舰SUV,一路往南,前往内罗毕以南240公里,背靠乞力马扎罗山的安博赛利国家公园(Amboseli national park)。在旅馆扔下行李后立即驱车深入大草原。

当地人为马塞人

主要动物:非州灌木大象,水牛,黑斑羚

不一刻,遇到了我那贫乏的想象力无法启及的大象群:数百头大象聚在一起!

尽管大象是群居动物,却经常可以看到成年公象离群独处。待到成年,公象会悄悄地离开,独觅食物,寻找发情的母象。通常一夜情后(其实整个交配过程很短),母象归队,经过2年妊娠,产下幼象,集体抚养至成年。若产下的是公象,5-7 年后离群;若是雌象,则永远留在娘家

这几只应该已经成年了

这上百只大象不紧不慢地走过车道,向夜宿的方向走去。

象群是母系氏族。领头的通常是祖母级,称为

“Matrac”. 她通常有极为強大的记忆力,与人类相反,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记忆力经久不衰(研究神经科学的比我聪明几个数量级的科学家们应该化大精力研究大象不得老年痴呆症的原因)。

据说这种记忆力通过嗅觉获得,而它们又极不变通,如果恰巧也路过这条土路,它们仍然可以识得原路并且会顽固地走老路。据Seff 说,虽然它们生性平和,但如果我们的车正好停在它们的必经之路,它们不愿绕道,而可能轻易地用长鼻和象牙掀翻车子,踏着原路掦长而去。

这两个小年轻吃饱了就生事,干起仗来,几只小白鸟好似做裁判,一点不像劝架的样子

左边那个可能是赢家

战罢归队,去追祖母

两个拔腿飞奔,又比了起来。还从没看到过大象跑得那么快,而且就在眼前

难分伯仲

这只大象好像被什么引向了别的方向,希望会及时发现错误,回归家庭

它大概贪吃,落了单,跟角马混了

小鸟大概奉祖母之命来催母亲和小象快速归队

赶紧走!

等等我!俺象小腿短,走不快的!

快赶上了

勾住你的尾巴了,拖着俺走吧!

有条不紊地前行

在夕阳西下的那一头,是这个庞大的象群的安身处,当四下一片漆黑时,小象们被围在中间,成年象则散在四周以保护子女

老祖母,无数亿的脑细胞及由此生发的轴突构成无比复杂的网络,记录了几十年的信息,真不知道为什么大象的体细胞会经过所有动物无法避免的退行性变,而神经细胞则一直不退化

这只孤独的大象,缓缓地跟在大队后面,一说是职位较高的母象职司殿后,另一说是病象滞后,尽管全家仍然会等它一起过夜

老祖母的特写:一双混浊的老眼,一段粗厚的象鼻,硕大的颅骨内蕴藏着智慧。

然而,象终有一死。平均寿命65岁。

无论是老死的或是病死的象,都会被整个家族悼念。据说象们是唯一的有组织地悼念逝者的动物。活着的大象们会排成一圈,将逝者安置于中。它们会折下很多树枝覆盖在死者身上。7日之后,象群会离开死者,继续前行

当晚住在安博赛利动物保护区内

理论上可以泡着水看广阔的原野和奔驰的动物,但是一天下来比较累了,很少人会泡在池子里

长颈鹿一家7口

?异地看着我们几个不速之客

成年角马欲奋蹄

鸵鸟, 生性暴躁,徒有翅膀却不能飞。用巨喙搏击,令落单的狮豹忌惮三分

安博赛利动物保护区内的主路

典型的非洲原野上的刺槐树(Acacia)

一小群斑马,预计不久将看到成千上万的斑马

这次不巧,只能远远地看到一小批火烈鸟. 据说今年因为雨水太多,肥了牧草,却提升了湖水,使得火烈鸟赖以生存的水草藻类可望不可及,从而使非洲本土和从欧洲迁徙来的火烈鸟止步不来。

乞力马扎罗山,为非洲最高山,海拔5895 米。

小时候看海明威写的”乞力马扎罗的雪”,每每被那对人性的细腻的描写所感动,从而极为神往那谜一样的大山。可是,据说由于山高云密,人们往往羁留数日而不得见其真面目。

我们的帐蓬建筑在面山的小坡上,如果云开雾散当能见到此山。

是日早晨,甫过6点,就巴巴地守在平台前。初时浓雾锁山,过7点后,灰色的雾竟然片片飞走。初冬(7月是赤道线上最冷之际,大约摄氏10度)的晨?瞬间将山脊照得通亮。

放眼望去,仿佛那位濒死的作家亨利昏迷中灵魂升空时突然见到乞力马扎罗山顶的皑皑白雪,顿然彻悟。

可惜,也许是由于人类的活动所造成的”温室效应”,山顶的积雪渐渐消融,据估计在2020 年,山顶积雪将不复存在。

此为马温泽山(斯瓦希里语 Mawenzi),像一名忠实的侍卫,千百万年来在左侧守卫着乞力马扎罗

下一站是纳库鲁湖野生动物保护区,期望见到更多不同种类的动物

题外点滴:

1)从南许维尔登机,本应下午4:28起飞,大晴天却一拖再拖,从4:28 开始数度推迟,到芝加哥已是9:15 分了。 从芝加哥飞往伦敦的班机拟7:25 分起飞。因为芝加哥经历了4个小时的雷阵雨,因此延到9:25 起飞。我们堪堪错过了班机,只能推迟到第二天同一时间起飞。这给了我们第二天在中国城大吃一顿午饭的机会;尤其知道此去二周在想念中国菜肴时除了吞口水外别无它法,葱姜龙虾和油淋鲑鱼倍感可口

2)到内罗毕时,唯一托运的小行李箱却被留在了伦敦希斯罗机场,驱蚊剂,防晒霜,牙膏,以及女士们的瓶瓶管管(出于礼貌,不称它们为坛坛罐罐)都无法使用。

其后,从安博赛利北上去纳库鲁湖时到内罗毕机场去取行李,耽误了至少二小时

3)

a. 非洲:世界上面积(3千万平方公里)和人口(11.7亿) 第二大州,仅次于亚洲

b. 公认非州是人类和大猩猩的起源地

c. 非州北界地中海,东北是红海,东南临印度洋,西接大西洋,

d. 首都内罗毕,取当地马赛族语:冷水,因内罗毕河流过市中心。2011年有三百多万人口。

e. 肯尼亚曾为英国殖民地,1963年独立,因此留有相当深的英、欧气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