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作者:朱建华 静儿

驱车继续自东南而西北,目的地是纳库鲁湖动物保护区。该区除了常见的动物外,是世上最著名的火烈鸟季节性栖身地之一。 常在”动物世界”等电视频道上,及各种网上看到成千上万白里间红的鸟,站在浅水中,一动不动;当风吹涟滒惊起群鸟时,那铺天匝地的粉红翅膀和优雅地在空中伸直的纤细双腿,本当构成极美的一幅彩图。可惜,由于今年撒哈拉盆地远超平均的降雨量,湖面普遍升高不少,使得火烈鸟赖以生存的水藻类无法为它们所食。借助于无法确知的原因,那些每年从欧洲和非洲大陆本土飞来肯尼西和坦桑尼亚几个聚居点的成千上万的火烈鸟不知所终,似乎它们也用网络、微信传递信息似的

在辽阔的大草原,刺槐迎风独立,它的脚下,是大片的干草,黄金般的,在风中无力地摇曳着。

又见大象。它对于人类孰视无睹,慢条斯理地走过车道,似乎它真的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它是对的:人类的活动年复一年地侵蚀着动物的生存空间,几十年前的大肆捕杀大象以攫取象牙,一度使得非洲大象数量骤降。经过联合国,各个动物保护组织,以及各国政府的协力,候以重典(在肯尼亚,私自捕猎大象和犀牛者处以无期徒刑,最近更有提案要赋予森警以格杀偷猎者于捕猎当埸的特权,提案现在在议会暂时搁置)

非洲水牛是五大野生动物中的一种(狮、象、犀牛、豹和水牛。非洲无老虎)。

水牛喜群居,公牛生性凶悍,动辙斗牛,或为争主导权,或为争夺母牛。在剧烈争斗中受重伤而折角丧生者不少见。

最凶悍的公牛是离群索居者。它们或是在争雄之际败阵而被逐,或是年老力衰但时常缅怀过去轰轰烈烈的日子。它们很易怒,常常稍经挑衅便狂野扰战,此时连狮子也惧它几分,据说草原上不乏狮子被落单的水牛挑穿了肚腹而亡的事例

黑斑羚,只在东非和南非活动,乃中等大小角类动物。它们的天敌是狮、豹。但是黑斑羚纵跑飞快,逃脱敌囗的几率很高。

此外,黑斑羚和瞪羚在草原上奔跑的姿势相当优美。我们这次曾经目睹了狮子和猎豹抓捕这两种羚,看着它们在生死之际还是纵跳得如此优雅,真是叹为观止

狒狒,喜群居,一家由几个到几十上百只不等。母狒狒承担生儿养女的重任,以及携带小狒狒纵上窜下保护孩子周全的工作。雄狒狒除了不停地吃,几乎每天交配(此乃据后来在坦桑尼亚时的向导介绍,尚未考证),以及在与别的狒狒家族争地盘时上阵打斗,经常无所事事

很罕见的白狒狒

“思”…

限制级

小狒狒抓着母亲的背,两眼东张西望,煞是可爱

几天后将去坦桑尼亚一侧,那里,尤其是玛尼亚拉湖动物保护区内会有更多狒狒,有的是珍稀品种

是晚,宿纳库鲁湖区内的旅馆,舒适,面湖,但四周架电网防野兽,无法去湖边见识落霞满湖的绝佳美景

次日清晨,继续在湖区内追踪动物。

犀牛( rhinoceros, 源于希腊语,意即鼻子上的角),生性腼腆,比较不易被看到。

它可以重达一吨,却有着几乎是动物界最小的脑体积与身体的比例:500克脑重,支配着一吨重的庞大身躯

犀牛角长约1.5 -5米长,有单角或双角。

曾经,大量的犀牛因为那坚硬的角而被捕猎。犀角在亚洲市场主要因为能做难得的药引而价格疯涨,卖价在重量上与金子等值

成年犀牛在自然界并无天敌,当然人类除外。

幼儿则容易被狮、豹所害

如今全球犀牛只有约3万只存活,这还是在不少非洲国家实施严厉的反捕猎措施后才得以保存

犀牛通常行动缓慢,但在紧急情况下或发怒时却能以大约50公里/小时的速度狂奔

最常见的发怒情况是当母亲发现小犀牛遭遇危险时。

成年犀牛落下风只有在遭受大象欺负时。曾经看过一段BBC 的纪录片,一对犀牛在河边饮水时不知怎么得罪了一只成年公象,后者无论如何不许犀牛在一边喝水。在公象挥动着小树般粗长的鼻子威胁那对犀牛之际,后者只能悻悻地离开,一路发出低沉的叫声以示不满,同时横冲直撞,让边上别的动物也连带受些牵连。至今想来,尚且莞尔?

经常可以看见一些小鸟站在犀牛背上。它们在为犀牛淸理螨呢。这也算是一种共生关系吧

斑马虽是马的一种,千百年来却从未真正被驯化成家畜。

斑马比普通的马更有耐力,也相当容易大批繁殖,却无人知晓为什么它的野性永难被驯服。

斑马睡觉时一直站着睡,如此劳累却仍然精神抖擞。

斑马具有很敏锐的视觉和听觉,以及嗅觉。唯其如此,它们也极易一旦受惊便拔腿飞奔。

这种敏锐度让斑马成了食草动物的警戒尖兵。以后将会看到的动物迁徙,尽管角马构成了主力,斑马却总是领头的

躁动不安

经常与别的食草动物一起但自成一群的是官名为”疣猪”的中型体裁动物。公猪相当剽悍,敢于直面狮、豹,它的獠牙不为嚼食,只为战斗。因此有时狮子也要惧它三分。不过到头来被作为午餐的总还是那些猪。

而且,这类动物长相不善,很不容易让人喜欢上

瞪羚,南撒哈拉的非洲大草原上最优美的舞者。

清秀的脸庞,匀称的身体下面是纤长的四腿,纵跃腾挪,看似全不费力。

它的跑速惊人,可达90公里/小时。 在逃命时尚保留着优雅的步伐(跑加跳,且常常左右改向,让狮豹们无从抓起)。

不知道它们是否在角斗

在此,得简单介绍一下一个特殊的种族:马塞人(Massai) 。属于尼罗-撒哈拉语系,是一个几百年前从南苏丹往南迁徙的游牧民族,到了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后逐渐定居下来。

临行前学习了一些关于马塞民族的文化和历史及人口资料,可是到了当地发现有些数据有很大出入。譬如维基上提到2009 年马塞人口只有84万,均分于肯-坦两国,可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跟向导兼驾驶员交谈中,却被告知马塞人在肯尼亚有近三百万,而在坦桑尼亚也有类似数目。信谁呢?信当地人喽。

此行有一晚住在马塞部落一个山上的帐篷区,名为马纪摩托(Maji Moto),以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洗脸刷牙洗澡在帐外,由马塞人提一罐水备用。帐区无电,厕所在帐外,身上不再需要的物事直接坠入深洞,尽管知道如厕时人不大会从那木板凿出的圆洞中穿越,心中还是颇有些发虚的,尤其如果半夜发力可真不好多想?

尽管住的是仿当地人的”原生态”帐篷,几天后去坦桑尼亚时看了马塞人自己的住处时,方知与真实生活相比这个原始帐蓬区实乃里兹卡尔顿酒店的级别。唉,同为地球人,生存条件竟然如此大相径庭!

在此,不得不说多说几句马塞人的文化和生活:马塞语言无文字,只是世代口传。大事由族中长老(一律为男人)定夺。一夫多妻,女人除了生孩子做家务外,还要干户外的力气活。尤其不能接受的是,所有的房子都由女人盖。男人的职责是放牧和保卫本族。尽管现在早已”西线无战事”了,可男人还是不愿意多做事。我们去的那天下午就看着一批马塞女人爬在房顶盖房,男人却叉着手闲聊。我们看着闹心,人家却觉得自然得很。

此人名为桑格里,乃当地马塞一个部落的头领。

此人看上去精明强干,除了作为国语的斯瓦希利语和马塞部落的语言Maa 以外,英语和法语也相当流畅

家中虽无家电如电视机,却对当今政事所知颇众,原来他身上有两枝智能手机,一枝三星,一枝华为。

这位今年56岁的头领”只有”2个”压寨夫人,由她们各建一屋。相安无事。

他父亲不知是个什么规模的酋长,讨了12个妻子

这位头领手脚颇为灵便,近60的人还是纵上窜下,如履平地。据他自称从能站立就开始跑步,至今仍能在高低斜坡上跑7公里,或在平路连续跑10公里不歇脚。

又讲到最近一届奥运会长跑冠军也从他部落出身,从小就赤着脚从一个山头跑到另一个山头,并且此地海拔2100 米,相对缺氧加上长年奔跑使得肯尼亚人常常夺走世界各大长跑比赛的桂冠

俺家那位如果出身在马塞部落也得上瓦建房的人也聊发少年狂,欲与头领争高低

背靠山脊的一个小坡,辟出一块地来作为歺厅和”叙事厅”。

坡下是一片广袤的马塞大地,粗豪,富有生气。

极目远眺,地平线那一端是一片山脊,过了那头便是闻名遐迩的马塞马拉大草原。在那里,牧野流星,冬日低垂。一片升平中却是弱肉强食,荒郊喋血

以前听说过,远古时代,或是蛮荒之地,人们钻木取火,方得以熟食裹腹。这次终于见识到马塞人点火:一人蹲在地上,手持一块有个坑窝的硬木板,另一人拿著一根细细稍软的木条,在木板上堆了一小撮削刨成细丝的软木丝。木条插入小坑窝,在两手之间急速搓旋,未几,一股淡淡的烟从木条头周围上绕;瘦骨嶙峋的双手飞快地旋转,不到一分钟,青烟愈炽,这一小撮作为火种的木丝接着被裹在一大堆木丝中。马塞人然后对着手上那团木丝使劲吹气。每吹一次气,火星愈加散开,直至出现明火。火种然后被转移到早已架好干柴的火坑里,再吹几下,一盆篝火就这么成了。整个过程大约5分钟便结束了。这倒使人想起小时候用煤球,后来用煤饼点火的情景……

金乌西坠,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鸦鸣,和鬣狗落单时森森的吠声,周遭寂静已极。

马塞人早已在小帐内摆了两个小床垫,我们蜷着身子,在非洲深冬的寒夜里过了一个近乎原生态的晚上

次日凌晨,用冷水刷牙洗脸时不免打几个寒战(华氏50度,摄氏9-10度),草草吃了一点后就告别部落首领桑格里,并把堪堪地从美洲带到非洲的一大袋铅笔、圆珠笔、巧克力等物事留给他,让转交给部落的小学生们。因为是星期天,小孩不上学。我们被告知头领会拍下交接礼物的照片,从电子邮件上传给我们看。其实对我们来说,心意已到,心愿已了,无须看什么证明了。

一路无话?

一个半小时后,进入了传奇的非洲草原-马塞马拉。

首先撞见一大群斑马在一个小溪边饮水。SUV 把它们暂时惊走,不一刻便陆续回来喝水

马们来饮水很讲秩序,先到先喝,喝完便走,似乎比人类常见的抢位插队要文明得多,尤其是在共享有限资源时更是如此

喝完水,各自回到草地上吃草闲逛,小日子优闲着呢!

远处一家长颈鹿正不紧不慢地走着

今天下午将要进入一个名为”小州长营寨”的住所,在那里,大象,河马,长颈鹿,水牛经常前来拜访,人和动物常常彼此只有几步之遥。全营17个营帐,住满时有34个客人。配有84个工作人员,一半为10米一岗警戒(白天木棍,晚上6点至凌晨6点则改为步枪),另一半备歺,以及驾驶开放型的陆地巡洋舰SUV追踪狮、豹等食肉动物。这些活动将在下午开始?

题外点滴:

1)几十年来,中国一直由国家投资援建东非,略具成效,但据说巨大的浪费并没有使得援建项目体现出应有的作用。 最近十来年,基础设施建设多由私营公司牵头。以前专注于公路和铁路的建设,现在的投资大幅转向旨在赢利的投资,同时在当地创造就业机会,包括土地和商场。 肯尼亚曾为英国殖民地,受英国影响极深。但英美投资往往带有很多条件和限制。相比之下,中国的投资不带政治要求,所以越来越多地看见中国人主导的项目。除了基建,现在更多地投入买地建房和商业区。

2)车:绝大部分是丰田

3)一路上与驾驶员闲聊中了解到:肯尼亚经济重镇蒙巴萨,濒临印度洋,是东非五国的唯一大港。从首都内罗毕到蒙巴沙凡500公里,公路7-8 小时,上世纪的英国造铁路后通宵到达。现在中国公司来建铁路,120公里/小时,4小时就到。非常便利

3)肯尼亚主食叫Ugali, 用玉米粉做成

主要肉类是牛肉

主要啤酒是 Tusker

主要的树 Acacia

主要水果:木瓜,桔子,芒果,香蕉和菠萝

4) 从纳库鲁湖到马纪摩托营地的4小时的泥路,是我们这辈子所经历的最颠簸的路,没有之一。SUV 像随时会倾覆似的,坐在后排的两位女士紧抓着车内所有固定的结构,直到手指发白。当地人戏称为”非洲马杀鸡”。此番滋味,终身难忘!

5)通往马塞马拉路的路,多年来黄尘翻飞,为旅客吐槽的主因之一。近来由中国武夷公司接手,筑路进度飞快,又为当地人创造就业机会,颇获好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