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作者:不闲

乘高铁从西安到兰州只需三个小时,非常方便;而且票也好买,所以俺往西直到乌鲁木奇的行程来回都顺利的买到了一等座。兰新高铁从乌鲁木奇最远只到兰州,没有开往其它城市的高铁,所以得在兰州中转。往西的高铁有些最远能开到嘉裕关。

当然,俺本来就专程要来兰州,为了拉面和博物馆。

就在旅馆附近找的人气高评价好的,名字以“马”开头的拉面;味道很一般:

比脸盆还大的盛调料的碗:

另外一家,味道同样堪忧;谁说的兰州随便哪家拉面都好吃?俺这还是从大众点评选的了:

30元一斤,很好吃:

羊皮筏子:

俺在黄河边悠闲的喝了一瓶“黄河”啤酒;远远瞧见河对岸有座山,山上有个塔,于是决定去瞧瞧。到了山下只见大门是锁着的,但公园里有游人(公园是免费的)。于是问一摆摊的当地人如何进去,他告述说可从旁边的边门进去,“很远的”。结果,走了不到两百米就到了。这时已是黄昏时分;再问一个大妈爬上山要多久,她说“很远的”;结果俺爬了不到10分钟就到山顶了。 。。看来兰州人说“很远的”,意思是挺近的(就像印度人摇头晃脑其实是表示“是”)?

这是白塔山公园,可以居高临下鸟视兰州:

兰州夜色;后面会看到比重庆夜景差了天远(当然经济水平远不在一个档次):

不用耽心晚上下山难;有路灯。

黄河边:

去前已查过兰州最有名的是舌尖推荐的马子禄牛肉面和金鼎牛肉面。马子禄下午两点就关门;而金鼎开得晚,网上有人声称晚上8点半去还吃上了。于是从白塔山下来俺便直扑金鼎。

到了一看,店内一片漆黑,早就关门了!

于是打车回旅馆;等了10分钟,正规出租要么有人,要么不停。后来一车停下(黑车),20多分钟的车程竟然才要20元;俺下车时给了他25(本想给30,可惜没零钱了)。司机是一小伙子,一听俺跑来吃拉面就笑了;他说兰州人只是早饭和午饭才会吃拉面,晚饭只有外地人才吃(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马子禄下午两点就关门)。他还对马子禄和金鼎不以为然,觉得都不行。他推荐了几家(当然晚上肯定都早关了),没记住。

俺从新疆返回时又在兰州呆了一晚;原准备第二天早上还是去鉴定一下马子禄,还特意留出时间,买的是9点过才离开的高铁。不过一早醒来,对打车20多分钟就为吃一碗面失去了兴趣;于是就在附近找了家网评好的。。。味道非常不行。还不如有个交大校友在多伦多市中心开的拉面味道好(刚开时味道很好;后来又去了几次,觉得不如原来。不过好久没去过了,看来得再去试试)。俺尽管是四川人,但喜欢面食;家里买一袋米,能在一年内吃完的可能性根本就没有。

在车上拍的西关大清真寺:

甘肃省博物馆镇馆之宝,马踏飞燕(东汉):

一大早来到兰州西站,准备乘兰新高铁去新疆:

兰州西站:

座椅挺高级;旅客很少:

青海,许多地方是藏区,经幡飘舞:

黄土高坡:

一路上清真寺不少:

羊群满地:

浇灌设备:

祁连山下;辛苦劳作:

青海村庄:

高铁速度太快,一大群羊只照到这些:

这个清真寺是回程拍的,位于嘉裕关和玉门之间,北侧(这是个极小的村子)。去程刚出一个山洞不久就见到这个色彩造型都不错的清真寺,但只有大约10多秒的时间,没来得及掏手机。建筑物上的字是“先贤吾艾斯拱北”,一直没弄明白到底是该从左往右读还是反过来:

百度: 玉门 吾艾斯拱北

“吾艾斯于唐初来华传教和病逝于路途的事迹为我国穆斯林世代传颂的佳话。在中国西北广大穆斯林中,对玉门吾艾斯及其拱北有着极大的认同感。

吾艾斯墓位于今甘肃玉门市清泉乡以东15公里的新民堡,新民堡即解放前的惠回堡,此地因有传说中最早来华传播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先贤――吾艾斯长眠于此,后人在这里修有其墓地,被称为吾艾斯拱北。”

甘肃一小镇:

过了嘉裕关后车上人就更少了。俺到隔壁的二等座车看了一眼,这节车厢没几个人(一等车厢也只有1/3)。不过,一到哈密人就大大多起来:

有人弄张不知哪趟线的高铁车厢,瞎忽悠说高铁没人座除京沪线外都亏钱。亏不亏俺知不道也不想知道;俺只知道除了这人烟稀少的西北,俺乘其它线路的高铁大都是爆满,很多时候还难买到票。
高铁餐(红烧牛肉),40元,还不错(啤酒另算):

兰新高铁人不多,一等座随便买,大都空着。这是这节车厢的高姐,少数民族,表情一直很严肃。进入新疆后她高声问过几次“有没有在乌鲁木奇转车去南疆的?”俺是要转车,但是去伊犁(北疆),于是没吱声。过了几分钟,她再次问,这回还说列车可能晚点,她们要早作预案。俺心里纳闷,这铁路从来也不会管火车是否晚点啊(老式火车晚点是常事),现在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过 一听可能晚点,尽管预留了2小时转车,还是像惊弓之鸟一样赶紧告述她俺要转车去伊犁,并打听晚点详情。哪知她一听,非但不告述任何信息,反而历声责怪俺刚才为什么不回答。俺说“你问的是转车去南疆啊”,她声称她问的是“南北疆”。呵呵,俺尽管英语听力有限,汉语听错的可能是没有的;而且“南北疆”不符合口语习惯(她汉语极好,不看长相肯定不知是少数民族)。

高姐立即电召警察。警察一来就要俺拿出护照,然后拍照留念:

俺立即舒了口气,也不必要问什么详情了:这车晚点的可能性为0。她们并不需要为晚点作什么预案(也从来就没兴趣管乘客);她们要知道的,只是你是谁,你要去哪儿;如果长得不像好蛋(汉人)的话,再加上你去干什么。

从哈密到乌鲁木奇,一路上都种植有大面积的风力发电站;有个地方有几公里长的太阳能电站,可惜由于污染太重,相机没看清。由于风超极大,有几百公里的路段在北侧建有放风墙(所以只能看见远处的天山山脉;没近景)。兰新高铁上跑的动车也是特别设计的防风防沙版。

这是回程拍的(去时是重度污染,看不清):

列车在戈壁滩上高速前进。这可不是煤山:

哈密附近的土哈油田。人眼实际上能看到许多磕头机,但空气质量极差(百度预报是重度污染;想不通这污染来自何处),相机看不远。回程时空气好很多,能看见后面的连绵雪山:

高铁到达土鲁番北站:

果然不出所料,晚8点列车正点到达乌鲁木奇站。其实如果是要在乌鲁木奇玩,最好在乌鲁木奇南站就下,离城中心近得多(出租10多分钟);俺要转当晚的软卧车去伊犁,任意一个站都行:

新疆,俺又来了!羊肉串/烤包子/手抓饭。。。

不过且慢,这乌鲁木奇的出站口有点吓人啊。。。见过县衙生堂吗,一边一排手提长棍的衙役?换成警察,同样一边一排,同样手提长棍,就是乌鲁木奇出站口的情景。有个少数族妇女走俺前面;经过一个警察时被拦下,让她出示身份证。。。俺战战惊惊,目不斜视,尽量平稳的走了过去(不用说,没敢掏出手机捏一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